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家有醜女傾天下
家有醜女傾天下 連載中

家有醜女傾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忠無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忠無憂 黎洲

醜女無憂被雷電擊中,意外獲得前世記憶、隨身空間和特異功能,並與未婚夫黎洲攜手應對惡毒族人、除惡霸、斗神婆、狂虐渣男心機女、與縣令寵妾爭地盤做生意黎洲是無憂前世的愛人刀光黎洲是忠勇候府的世子、忠君堂的堂主、皇上的寵臣、京城貴女競相追求的對象、邪惡勢力必除的眼中釘,黎洲處於虎狼環伺,危機四伏之中無憂一怒為黎洲,遂率領皆為俊傑的祖孫三代進京,誓言為正義而戰忠勇候府陰謀不斷;武王府暗藏殺機;皇宮寵妃當道;朝堂權臣把持朝綱;邪惡勢力意圖謀朝篡位無憂無愁姐妹聯手所向披靡;黎洲、慕雨笙兄弟聯手其利斷金展開

《家有醜女傾天下》章節試讀:

無憂言之有理,無可辯駁,毋庸置疑,瑤琴卻把無聲的怨懟埋在心裏。
文曲朝提倡以孝治國,孝道本是老祖宗繁衍生息、世代相傳的傳統美德,心術不正的人家卻把「孝道」演變成長輩欺凌晚輩的陳規陋習。
瑤琴抽出雙手,轉過身去,神情落寞哀傷。她身上帶着月事,最忌寒涼,洗衣服時,冰涼的河水刺骨,容易落下病根,她心中也有怨懟,但凡忠家對她有一點疼惜,都不會如此待她。
忠家明擺着欺凌大房,可惜瑤琴的男人愚孝,看不到忠家人的貪得無厭和心術不正,更看不到大房的付出和忍受的欺凌。
瑤琴什麼道理都明白,但什麼也改變不了,遂邊晾晒衣服邊嘆息道:「你爹是孝子,為娘嫁給你爹便是你爹的人,是忠家的媳婦,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娘家給你爹,就要隨着你爹盡孝。」
無憂見娘親對現在被凌虐的生活明明不滿,卻不願釋放壓在心底的不甘,深邃幽暗的眼眸中現出惱怒。
「您嫁給我爹是給他做媳婦過日子,不是給忠家做奴才,當使喚婆子。既然一個孝字壓死人,您若不孝便可以活得好好的,為何要堅持愚孝呢?大房的孝順不過是忠家欺凌大房的資本罷了,難道娘親您還看不清楚嗎?」無憂拿起一件衣服扔在線條上,耐心的疏導娘親,「忠家有五房兒子,二房、三房、四房整日里如同贅瘤一般好逸惡勞、坐享其成、養尊處優也就罷了,但是他們偏偏吃飽了撐的還要來凌虐供養他們的大房,您說這是啥道理啊?」
「為娘也知道忠家做事刻薄,但是你爹認為忠家做任何事都有道理,夫為妻綱,娘沒有別的選擇。」
「啥叫娘沒有別的選擇啊?我看您就是被這些綱常捆住了手腳。」無憂極不喜歡這些三綱五常下的條條框框,她認為,世間所有不合理的事物都應該被打破,世間沒有誰可以剝削誰、凌虐誰,除非那些人心甘情願的被人剝削凌虐,「娘,我們是有手有腳有思想的人,面對不公平的待遇和欺凌,我們應該反抗,沒有理由永無休止的忍受啊?」
無憂是萬花叢中挺燃獨立的奇異花卉,不但脾氣秉性和相貌與眾不同,言行更是豪放不羈不拘小節。
此時,忠家二進院落的梧桐樹上站着兩個人,此二人身着青衣,青布罩面,身材矯健,如雕塑般融入到雪中,密切的觀察者忠家可作笑談的事發現場。
此二人乃京城人士,其中一人便是與無憂有婚約之人——忠勇候府的世子黎洲;另一人則是黎洲的表弟——武王府世子慕雨笙。
此番,黎洲、慕雨笙奉命喬裝來到福壽村別有任務,黎洲則奉祖父之命與未婚妻——無憂相親。
黎洲剛剛到了福壽村,便迫不及待的來到忠家一睹無憂的芳容,他站在樹上,並不能與無憂面對面的看個清楚,但是不知為何,他對無憂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切感,這種親切感彷彿隱藏在腦際深處極為遙遠,卻又感覺近在眼前。

《家有醜女傾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