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
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 連載中

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

來源:google 作者:姜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鄴年 現代言情 顧知言

十八歲對傅鄴年一見鍾情,二十歲她用計嫁給男人兩年的婚姻,顧知言天真的以為自己會展開

《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章節試讀:

顧吱吱盯着顧知言身上的名牌服飾,嫉妒得雙眼赤紅。
憑什麼她在顧家受盡委屈,這個女人卻依舊能過得風生水起!
她越想越氣,口不擇言的罵了起來。
「顧知言,你失蹤這麼久,該不會是跑去勾引蘇少了吧?」
「你這個人盡可夫的女人,當年勾引完傅先生還不夠,竟然還勾引蘇少......」 「啪!」
顧知言身邊的林特助,一巴掌扇到了顧吱吱的臉上,眼神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這位小姐,你剛才所言已經構成了侮辱罪。」
「顧小姐是蘇少未婚妻,蘇氏集團的法律顧問,我們會向你發律師函。」
等等,未婚妻......?
顧知言怎麼會成了蘇少的未婚妻?

不止顧吱吱有這個疑惑,還有今日參加這場慈善拍賣會的人。
當年顧知言作為林老的外孫女,在京城可謂是呼風喚雨。
更別提為了男人,不惜用盡一切手段,而且這次傅家也來了人...... 但最讓人震驚的是—— 「蘇少在國外,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回國的行程。」
「這位是蘇氏集團的法律顧問,顧知言顧小姐,也是蘇少的未婚妻。」
聽着林特助的解釋,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聚集在顧知言身上。
而正主依舊淡然端坐位置上,只是眼神越變越冷,同時若有似無地摩挲着無名指上猙獰的疤痕。
當年,她被丟在公海里,大難不死活了下來。
如今,該討的她會一一討回來!
好冷!
一股莫名的冷氣,突然如冰蛇緩緩縈上顧知言的後背。
她鬼使神差地一轉頭,驟然對上一雙如鷹一般深沉又銳利的眸子。
——傅鄴年。
男人坐在會場的角落處,渾身散發著瘮人的氣勢,向下的唇角彰顯出主人此時的陰鷙。
顧知言心中微顫,快速收回視線。
競拍環節開始得很快。
剛開始拍賣的東西,只是一些不值錢的小玩意。
富商們參加慈善晚會,大多都是抱着談生意的目的。
眾人心照不宣的平穩度過了前半場拍賣會。
「下面是我們的壓軸拍品——名為『忘戀』的水藍色寶石項鏈一條。」
「『忘戀』所用的寶石足有二十六克拉,其餘所鑲嵌的碎鑽,價值高達一百萬人民幣。」
「這條項鏈出自神秘的x大師之手,起拍價為八百萬。」
x大師!
場下頓時沸騰了起來。
x大師是四年前橫空出世的天才設計師,每一件作品都被拍賣出天價。
其人更是神秘無比,至今沒人知道x大師的真實身份。
「一千萬!」
「我出一千二百萬!」
「abc 萬。」
突然,一個矜貴冷然的聲音貫徹全場。
一下就加一千八百萬?
就算是京城中的頂級富豪們,也鮮少有人如此加價。
所有人聞聲望去,就見傅鄴年隨性的靠在椅背上。
明明是再簡單不過的動作,卻愣是讓人感受到了他無法忽視的強大氣場。
眾人一見是他,不敢再加價。
「一個億。」
顧知言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那條項鏈,眼神泛冷。
給了傅鄴年,只會髒了它。
如此高的加價,頓時讓原本沉默了的會場再次躁動起來。
傅鄴年如墨般的眸子深如一潭死水,讓人猜不透他的情緒。
周圍有人看不下去,急忙出聲打圓場。
可男人面上卻不見絲毫惱意,笑容不達眼底道:「既然顧小姐這麼中意這條項鏈,我就不橫刀奪愛了。」
「周立,一會兒去後台買單,這條項鏈記我賬上。」
「那這條項鏈,便算作是傅先生贈予我和致遠的新婚禮物了,屆時婚禮,務必請傅先生到場。」
顧知言話落,會場詭異地沉默了。
要知道四年前林家倒台,先是作為女婿的顧長淞趕走髮妻。
而後又傳來林家外孫女,傅少夫人顧知言意外失蹤的消息。
當時許多人都猜測是不是傅少所為,畢竟他不喜顧知言,是全京城都知道的事。
今天,曾是夫妻的兩人形同陌路,氣氛更是劍拔弩張。
眾人不由猜想,四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傅鄴年冷眸微微眯起,笑容盡失。
拍賣會結束後,顧知言派人去付款,果然被通知賬單已經被結算。
她看着手裡的天價項鏈,想起傅鄴年那張令人厭惡的臉,沒什麼情緒的吩咐:「改天找個機會,捐給慈善機構吧。」
本來就是她隨手做出來,打算捐出去,救助貧苦地區兒童的東西。
林特助張了張嘴,最後畢恭畢敬的點頭:「是。」
「顧小姐倒是大方。」
一輛邁巴赫緩緩停了下來,只見裏面的男人劍眉星目,語調平平。
只是一雙深沉如死水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這幾年你去哪了?」
「怎麼,傅大總裁看我還活着,失望了?」
顧知言譏笑道。
有不少人在周圍不動聲色的看好戲。
傅鄴年眯了眯眸子,突然伸出手,一把將她拉進車裡,揚長而去。
顧知言一個踉蹌,回過神來。
車子已經被傅鄴年開到了拍賣會場的後方,那裡一般沒什麼人。
這個男人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不顧她意願,強行把她綁到車上!
不過是了,如今京城裡他一手遮天。
當年殺人滅口的事都敢幹,現在還有什麼是他忌憚的?
「傅總還是注意點影響,畢竟我現在是蘇少的未婚妻,當心被記者拍到,影響傅氏的股票。」
言語之中,句句諷刺。
傅鄴年眸色暗了又暗:「你就這麼想嫁進蘇家?」
「不然呢?
難不成......」 嫁給你,等着再死一次么?
後半截話還未說出口,傅鄴年猛地將她摁在椅背上,鐵一般的大掌死死禁錮住顧知言。
下一刻,扼住呼吸般侵略性的吻,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顧知言瞪大了眼睛,推搡着眼前的人。
突然,她脖頸處一痛。
男人鐵一般的大掌鑽進她的衣襟,順勢而上。
「傅鄴年,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你現在已經構成了QJ罪!」
「你剛才強行拉走我,有很多目擊證人,我可以起訴你!」
因為氣憤,顧知言一張小臉略顯紅潤。
高聳的胸膛不斷起伏,凌厲的眼神此刻也略顯嬌軟。
像一隻亮出爪子的貓,又凶又奶。
傅鄴年盯了她一會,突然低低的笑出聲,一張恍若天神的臉,向她又逼近了幾分。
「跟我談法律?」
「顧知言,你既然沒死,那你和我的婚姻還具有法律效應,你再嫁給蘇致遠,就是犯了重婚罪。」
「小心我起訴你,顧律師。」

《龍鳳雙寶渣爹求婚請排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