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天才寶寶毒醫娘親
天才寶寶毒醫娘親 連載中

天才寶寶毒醫娘親

來源:google 作者:喬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柳白 穿越重生 舒月桐

現代鬼手神醫不小心穿越,還喜當娘?遲輕羽素手一揚,沒關係!兒子自己生,兒子自己養,還要賺點大錢娶美男!可是誰能告訴她,自家兒子不過偷吃點丹藥,怎麼偷出個爹爹來了!展開

《天才寶寶毒醫娘親》章節試讀:

第4章舒月星來勢洶洶,一腳踢開院子里唯一的破凳子,拍着門怒罵:舒月桐!
從哪兒借來的狗膽,本小姐叫你滾出來,你聾了啊。」
跟隨而來的王嬤嬤不屑地乜了眼被拍得吱呀作響的木門,恭謹地溜須拍馬:四小姐高貴嫻雅,可別為了那個丟人現眼的貨把手給拍紅了,讓老奴來。」
王嬤嬤言畢,抬起一腳向搖搖欲墜的破門踹過去,卻只聽見一聲刺耳的拉門聲,她猝不及防,一腳落空,整個身子跌了下去。
咔嚓」,骨骼錯位的聲音響起,王嬤嬤兩隻腿劈成十字形,那張上一刻還殺氣騰騰的老臉疼得糾成麵糰,喉嚨里發出聲怪叫。
門後,舒月桐一甩衣袖,十分瀟洒地走出來,一腳踩過王嬤嬤擋在門口的大腿,神色自若,放佛她踩踏的只是一條爛樹枝,不足道也。
啊……」王嬤嬤慘叫一聲,恨不得立刻把舒月桐給活剝了。
她踹門那腳太用力了,根本沒想到門會被突然拉開,四十多歲的老骨頭劈開了根本收不回來。
更加氣人的是還被這個不長眼的棄婦給踩得骨頭都碎了,張口便罵:痛死我了,你這殺千刀,看我不撕爛你!」
舒月桐聞言,眼裡閃過一絲陰霾,臉上卻依舊帶着淡若春風的笑容,一隻腳加上力道踩過王嬤嬤另一條大腿,將凄厲的慘呼聲丟在身後。
舒月桐瞧着眼前的女子,莫約十五六歲的年紀,一張臉嬌俏可愛,一襲杏黃色的裙子上綉滿偏偏蝶兒,手上挽着霓裳紫紗披肩,襯得她整個人都宛若一隻驕傲漂亮的彩蝶。
可惜啊,舒月桐的薄唇玩味地勾起一絲笑容,若是只彩蝶折斷了雙翼,被狠狠地摔在地上,那場面想想就令她興奮。
與此同時,舒月星也正在不屑地蔑視着舒月桐,見她雪白的衣裳上血跡斑駁,形銷骨立的身子放佛被風一吹就倒,別提多麼得意了:你借了幾個狗膽,竟然敢打傷老太君的貼身丫鬟劉嬤嬤,本小姐看你是還沒吃夠苦頭,今兒就讓你知道府里的規矩。」
四小姐,快弄死這個賤人!」
被小丫鬟扶起來的王嬤嬤,連忙嚷嚷,只恨她雙腿不能動彈,否則她一定親自出馬。
舒月星厭惡地瞥了眼王嬤嬤,雙手抱胸:哼!
不成器的老東西,本小姐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王嬤嬤那張怨毒盯着舒月桐的老臉,立馬轉過來堆滿了諂媚,恭敬地認錯:是老奴界越了,想必四小姐心中早已有收拾這小賤人的好主意。」
舒月桐玩味地看着這一幕,心裏冷笑不止。
她的娘親趙蘭君當初嫁過來的時候,舒默成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六品芝麻官,可漸漸的這官做大心就野了,各種女人接踵而至地被舒默成抬進府中,傷透心的趙蘭君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被氣出病來,沒幾年就去世了。
趙蘭君生前本就不受老太君的待見,剛死沒一個月,老太君就讓舒默成把自己娘家堂姐的女兒給娶了進來,也就是如今的虞國公夫人韓淑梅。
韓淑梅第二年便誕下一對雙胞胎,嫡長子舒文韜和嫡女舒文麗,在府中可謂是眾星拱月般的存在,沒幾年又誕下了舒月星。
而舒月桐這個嫡長女,則直接被所有人給選擇性遺忘了。
她同樣是嫡出小姐,卻活得不如一個下人快意,很小就被府中的各種嫡庶小姐公子合夥欺負。
等到了出嫁的年紀,身為舒家嫡長女的舒月桐,直接被韓淑梅指給了一戶商賈人家去沖喜。
院里沒有砌石磚,舒月星懊惱地跺了跺在粘在鳶尾金絲繡花鞋上的泥土,對舒月桐更是恨得咬牙切齒,隨便指了幾個丫鬟:你們幾個快把這個掃把星給我綁起來,本小姐的鞋都被破院子弄髒了,今兒非得好好出口惡氣。」
舒月桐被氣得差點笑出來,好得很!
好得很!
柳白見勢不妙,想到以前小姐每次被欺負得慘兮兮的可憐樣子,連忙將小女娃琳兒安置好,跑出來擋在舒月桐的前面。
那張只能算得上清秀的小臉上,堆滿笑容:四小姐您消消氣,我們小姐到底是您的親姐姐,都是一家人何必鬧得不愉快,奴婢這就幫小姐的鞋子擦乾淨。」
柳白剛蹲下身子就被一腳踹在地上,舒月星不屑地撇嘴道:她是個什麼東西,也配給我當姐姐。」
見舒月星不但沒有動容,反而越發氣憤,柳白直接跪下來,死死拽住對方的袖子,哽咽哀求:四小姐,求您了,求求您放過小姐,一切都是奴婢的錯,奴婢願意受罰,四小姐想怎麼處罰都行,奴婢任打任罵毫無怨言,絕對讓四小姐出了這口氣。」
啪!」
舒月星聞言,直接一巴掌扇過去,極度鄙夷:這掃把星在本小姐眼裡都不夠看,你這個下賤的奴才多什麼嘴!
本小姐成全你的忠心,等會兒你主子被賣到窯子里去做個**時,會記得把你捎上。」
舒月桐拉過柳白,心裏的怒火噌噌噌噌地往上漲,嘴裏卻爆出一陣笑聲,放佛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噗……哈哈哈……笑死我了,滑天下之大稽!」
柳白被自家小姐笑得心肝一顫,生怕小姐下一刻就人家被暴虐,連臉上的疼痛都顧不得,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眾丫鬟目瞪口呆,連被人攙扶着的王嬤嬤怔了怔。
府里人誰敢惹這位喜怒無常的四小姐啊,這還是那個軟弱無能任由欺辱的二小姐么?
看着舒月桐笑得彎下腰來的樣子,舒月星覺得自己受到了奇恥大辱,嬌俏的臉漲成了豬肝色,怒火猛然上飈:死掃把,你敢笑話本小姐!
你這個被男人嫌棄的下堂棄婦,連父親和老太君都恨不得弄死你,憑什麼敢笑話本小姐?」
驕橫跋扈的舒月星生下來便有娘愛,有姐姐疼,有老太君寵,府里人誰不巴結她哄着她?
沒成想從小就被她欺負成芻狗的人,居然敢有膽子嘲笑她的一天。
舒月星惱恨至極,恨不得立馬就撲上去將舒月桐撕了。
霎時,笑聲截止,玩世不恭的表情也被舒月桐收了起來,她站直了身體,眼睛裏迸射出冰霜利劍:笑你這頭蠢豬,死到臨頭尚不自知。」
舒月桐冷如攝人寒冰,無形的王者之氣瞬間從瘦弱纖細的身體里迸散開來,染血的白衣不但沒有拉低她的氣勢,反而平添了一抹詭異,狠狠地震懾住了在場的所有人等。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天才寶寶毒醫娘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