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甜後,來朕懷裡
甜後,來朕懷裡 連載中

甜後,來朕懷裡

來源:google 作者: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意 古代言情 容修

趙清明並不清明,因為他是個瞎子鹿翩翩也不翩翩,因為她是個瘸子一紙賜婚,將兩個可憐蟲綁到了一起,絕望煎熬的日子漸漸有了盼頭,活死人身上也開始有了人味兒「翩翩,我不想死!我多想看看你!」病榻之上,彌留之際,從來都是乾涸空洞的眼睛頭一次淚如雨下,他絕望、不甘、痛苦、不舍,「我不知道你的樣子,我怕……怕下輩子找不到你……」「不怕,我能找到你,」她抱着哄着瀕死不安的男人,輕輕呢喃,「趙郎,記得別喝孟婆......展開

《甜後,來朕懷裡》章節試讀:

第2章 一起睡能培養感情七王爺財大氣粗,不多時滿滿一桌子好菜伺候。
儘管房間一水下人瞅着瞧着,雲意和小木魚倆人差點流口水,均顧不得形象,悶頭就吃。
容修驚得下巴一歪,回過神來後,又忍不住發笑。
雲意嘴裏塞滿東西,百忙之中瞪他,笑什麼笑?
沒見過吃飯還是咋地?」
沒。」
容修溫柔平靜,垂眸給二人盛湯,你們吃慢點,不夠還有,喝口湯歇歇,別噎住。」
雲意輕哼,還算說了句人話。
等二人吃飽喝足後,容修招恭候多時的女婢,帶他們下去收拾洗漱。
春日枝頭料峭,暖意氤氳,正午陽光疏疏散散的照下來,房間里一半明媚一半昏暗。
雲意泡在浴池裡,不禁感慨,穿越以來,她從沒像現在這麼舒坦過。
洗個澡都有專人伺候,什麼都不需要做,躺着就行。
怪不得大家都想做人上人,回想她風餐露宿那些日子,再看看眼下,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她是莫名就穿了,如今是莫名又成王妃,人生啊,總是在不經意間,給你一個巨大的驚喜。
雲意撩起一捧水,澆在胳膊上,舒服的嘆出聲。
等她洗完,已經是一個時辰後。
兩個模樣俊俏的女婢,攙扶着她起身,隨後給她換衣服,上妝,整個流程結束後,雲意看向銅鏡里的女人,微微一驚。
她居然這麼好看?

肌膚白皙如雪,鵝蛋小臉上,**和鼻子都小巧秀氣,最出彩的是那雙秋水般的眸子。
楚楚可憐,卻又帶着幾分清冷。
時而親昵,時而疏離,相當的有韻味。
果然是人靠衣裝馬靠鞍。
雲意很滿意。
她打量的入迷,連身後什麼時候換了人都不知道,直到容修上前來,一手勾住她的腰身,雲意才低呼出聲。
你你你!
你什麼時候來的!」
她推開容修,一下跳出老大遠,警惕的瞪着他。
容修翩然優雅,含情的眸子微眨,端的是**倜儻,雲兒,大夫來了。」
雲兒……好肉麻啊……雲意輕咳了聲,你還是叫我雲意吧,喊雲兒讓我起雞皮疙瘩。」
容修聞言勾唇笑,雲兒還是不熟悉罷了,以往本王便是這麼喚你,你可是喜歡的緊。」
我失憶了你別騙我!
見她還是狐疑不止,容修無奈讓步,那不如叫你意兒,或者小意意?
要麼小云云?」
媽媽救命!
雲意惡寒不止,你就不能叫我雲意嗎?」
不能。」
他斷然回答,又看着她的眼睛,噁心巴拉的放電,不夠親昵。」
……」雲意無語扶額,攤上這種人,她竟不知所措,算了,還是叫雲兒吧。」
雲兒乖。
大夫已經恭候多時,本王帶你過去。」
來看病的大夫是個上了年紀的老頭,白鬍子花花,走路顫顫巍巍,一步一喘,嚇人兮兮。
雲意驚訝他這麼老還如此敬業,當真辛苦,結果老頭子一下按住她的胳膊,力氣不小,不由分說開始把脈。
一言不合就是干。
沒想到大夫是性情中人。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老頭摸了脈象,又扳過她的腦袋左看右看,最後搖頭嘆氣的看向容修,王爺,王妃腦內有淤血不化,加上受到重創和**,這才失憶了。
只是想要再恢復記憶,是個漫長的過程,需要靜養,不可操之過急。」
好。
有勞太醫。」
容修轉身道,雲兒,你先待在房裡,我去送送太醫。」
雲意挑眉,你去啊!
跟我說做什麼?」
……」容修笑着揉揉她的腦袋,調皮,以往本王去哪裡都要跟你彙報的。」
雲意打掉他的手,別動手動腳,那我現在告訴你,以後你去哪都隨意,不關我的事,不要再跟我彙報了。」
那不行。」
容修笑意淺淺,我想讓雲兒知道。」
……」大哥你有病吧?
跟他說不通,雲意懶得理會,直接背對他,好在沒多大會,身後傳來腳步聲。
她回頭看,見人不在,再度癟嘴罵道,神經病。
外面竟然夜色將至,春日到了晚上,寒意尚帶着幾分入侵之意。
晚風吹進房間,雲意的衣角,洒脫而肆意。
吃飽喝足,困意上涌。
進了王府後就沒消停,伴着斑駁月色,雲意倒在床上沒多大會,就睡著了。
夜風再次吹起,枝頭樹葉婆娑作響,容修送完大夫回來,看到了床上的那團黑影。
房裡沒有掌燈,只有外頭廊下的黃光,隱約照進來。
容修面色如水,平靜而沉穩,他上前幾步,低聲的喚,雲兒?」
沒有人回應。
容修在大床旁邊坐下來,光影落在他臉上,眉眼越發深邃。
他盯着她,視線一動不動的落在她臉上。
睡着的雲意,小臉恬靜無比。
半晌,容修驀地笑出聲。
失憶?
失憶了也好。
不然的話,還擔心會被她察覺到什麼。
只不過說真的,這次雲意回來,雖然性情大變,但卻似乎更有趣了。
且不管她到底是真失憶還是假失憶,她引起了他的興趣,他就配合她,看看她往下怎麼演。
至於那件事…等他摸清了雲意的虛實,還是要繼續進行的。
睡到半夜,忽然耳邊響起道尖叫,容修驚醒,不等反應過來,**之間被人狠踹了一腳。
要了命的酸痛瞬間直衝腦門。
容修沒忍住,疼的倒抽冷氣問道,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
砰!」
回答他的是飛起一腳。
容修個純大老爺們,竟然就這麼,被一個瘦不拉幾的小女人,一下子踹到了床下。
他愣住了。
雲意同樣愣住了。
她獃獃的看着地上的容修,半晌後,悶悶的道,你…沒事來我房間做什麼?」
這是我們的房間。」
那股鑽心的疼勁兒過去,容修緩過神來,他瞪着她,從地上起身。
雲意立刻麻溜的坐起身,挪着**蹭到了大床最裏面,看着越來越近的男人,她伸出手阻止他道,你…你別亂來!
你再靠近點我要喊人了!」
……」容修一把箍住她的手,往跟前一拽。
雲意猛然被扯出,不受控制的撞進他懷裡,鼻子惹得一陣酸澀。
她眼淚汪汪的看着他,脾氣糟糕的控訴,你幹嘛!
謀財害命啊!」
容修聞言,低聲的笑,劫色。」
雲意嚇的魂都飛了,你…你不要亂來!」
我沒亂來,我們本就是夫妻,只想和你一起睡覺。」
容修無辜的聳聳肩,眼神清澈。
雲意頭皮發麻,我失憶了!
在我心裏,我們只是個陌生人,還不熟!」
容修沒等她說完,打斷她,所以一起睡能培養感情。
來吧!」
他兜手一抽,把她給放倒在床上,有力的臂膀摟着她的腰身,同時兩條長腿將她的腿牢牢禁錮,無法動彈。
雲意睜圓了眼睛瞪他,卧槽?
容修!
你是王爺,你不能這麼乘人之危趁火打劫!
傳出去天下人會恥笑你的!」
那就讓他們笑去吧。」
他慵懶的調調,輕笑着單手捂住她眼睛,睡覺吧,本王乏了。」
喂!」
雲意咬牙切齒,喂!」
再吵就親你。」
……」你贏了。
雲意擔心容修等她睡着,會對她動手動腳,使勁兒撐着沒睡。
結果睜開眼時,已經天光大亮。
……糟糕!
雲意慌慌張張起身,摸了**,又扭了扭腰身,好像…都挺正常的?
容修應該沒把她怎麼樣吧?
她擔憂的洗漱完畢,吃完早飯,把管家叫過來,問他要單獨的房間。
管家哆哆嗦嗦,支支吾吾,王妃您一直都是和王爺住一起,要是想要單獨的房間,得讓王爺同意!」
雲意問了容修在哪裡,氣勢洶洶直奔書房。
她把分房睡的要求提出來,就被容修給否決了。
王妃晚上沒有我,睡不着。」
誰說的!
我有你才睡不着呢!」
雲意堅持。
容修從一堆摺子里抬起頭來,淡淡的看她,忽而眉眼一彎,口是心非的小東西。」
……」天雷滾滾。
雲意被趕了出來,分房睡的提議死透透了。
她氣急敗壞的站在門口,使勁跺腳。
想到容修剛才那春風滿面的臉,她就覺得渾身彆扭。
再待下去她早晚被吃干抹凈!
她要是喜歡容修,那還算是兩廂情願,可關鍵她根本不喜歡那什麼容修啊!
不行,無論如何,她得逃走。
王妃這個位置,雖然很有**性,可如果要對着不熟悉不喜歡的人**,她選擇拒絕。
雲意打定主意後,決定先熟悉下環境,看看有沒有出路。
這一看就看到恭敬候着的管家。
這個跟屁蟲……雲意把他打發走,只說自己要四處轉轉。
管家哪裡敢攔着,點頭哈腰的送走這位姑奶奶。
容修的府邸佔地面積廣闊,里里外外共計有十幾個別院。
他們平常住在東邊的院子,西邊的院子大多都無人居住。
要逃跑的話,東邊防禦森嚴,只能從西邊入手。
雲意晃悠悠的往西邊別院走,一路走一路有人行禮,她端着架子,也算有模有樣。
越是快到西邊院子,越是偏僻。
道路兩邊的草,茂盛及膝,要不是為了逃走,她才不會來這麼陰森森的地方。
雲意往前走,看見前面有處院子,竟然生出熟悉的感覺。
她皺了皺眉,隨心走到那院子跟前,院門上鎖,門口立着兩個守衛。
雲意輕咳了聲,問道,這院子是幹嘛的?
不讓人進去嗎?」
回王妃,不讓。
這是王爺的命令。」
守衛回答,王妃,您還是請回吧!」
我就進去看看!」
雲意掙扎,好奇心作祟,隔着門縫往裏面瞅。
守衛又道,王妃,您還是回去吧,王爺已經交代過,讓我們勢必看好你,謹防你逃跑。」
什麼?
雲意驚呆在原地,容修是怎麼知道她要逃跑的?
這下糟糕,她估計跑不掉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甜後,來朕懷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