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浪子如龍
浪子如龍 連載中

浪子如龍

來源:google 作者:青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玲 蘇岩

蘇岩在商圈摸爬滾打這麼多年,有幾次差點站不起來,如今終於成就了一代商業精英,卻英展開

《浪子如龍》章節試讀:

說是爭執,其實是單方面的侮辱。
   張玲姿態謙卑,滿臉愁苦「姐夫,我真不是不還,只是現在手裡真的沒錢。」
  「不是剛發了工資嗎?
趕緊的,本金可以先不還,先還利息。」
   張玲面色慘白,「那錢......那錢被蘇岩拿去打牌輸沒了,我手裡的剛夠給囡囡買葯的。
姐夫,你看你再緩我一個月,下個月工資發了,我一定還您!」
  「沒錢你不會去賣血啊?
靠你那點破工資,這輩子都還不起老子的錢!
趕緊的,拿錢!
老子還趕着買煙呢。」
李愛軍說著,就在張玲身上摸索了起來,很快摸到了一些錢,零零總總加起來好幾塊錢。
    一看那錢,張玲臉色都白了,怎麼都不想撒手,這是女兒的救命錢啊!
她哀求道,「姐夫,真的,發工資了我一定還給你!
這錢,我求你了,真的不能拿走啊!
這是囡囡的救命錢。」
「她沒命關我屁事!
一個臭丫頭,被火燒成這樣,還活着幹嘛!
早點死了也好。」
    李愛軍說著直接踹了張玲一腳,把錢搶過來。
    看着張玲跌倒在地,雖然滿臉是淚,但五官精緻,梨花帶雨,惹人垂憐的很。
    他轉念一想,笑道,「這賺錢嘛,除了賣血,我還真有個辦法!
你要是答應,不僅能還錢,還能把那丑東西救命的錢也賺回來。」
「什麼辦法?」
張玲眼睛裏露出希冀,丈夫已經讓她絕望。
女兒現在是她活下去僅剩的羈絆,為了女兒,她什麼都願意做。
「這個辦法......」李愛軍打量着張玲的身段,「幸好你長得好看,身材也好。
我認識一個礦老闆,想找一個漂亮的居家保姆。
哎,你懂吧?」
不得不說,張玲算得上是比較罕見的美人。
她站在那裡,會給人溫婉的感覺,氣質出眾。
從小到大,對她有過心思的男人,兩隻手都數不清。
聽到李愛軍的話,張玲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
愣了半晌,沒有說話。
「別裝啊,要不是你命好,這機會你求都求不來。
錯過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李愛軍陰惻惻的說道「點點頭,那個丑東西就有救了。」
    蘇岩眉頭皺了皺,心情莫名有些糟糕。
他死死的壓着自己的腳,暗自說道這件事情和他沒有關係。
    這是別人家的事兒,他充其量就是佔了別人的身體,對囡囡可以同情,可以彌補,但他沒有資格,去干涉張玲的選擇。
那邊,張玲終於反應過來。
看着眼前像是魔鬼一樣的李愛軍,白嫩的臉蛋上露出決絕。
    她搖搖頭說「多謝姐夫的好意,但這件事,我不會同意,也請姐夫以後別再提了。」
「草!
敬酒不吃吃罰酒!
一個窮鬼,活都活不下去了,跟老子在這拽什麼尊嚴。」
    李愛軍拽着張玲就要拖上車,罵罵咧咧道。
「給你臉你不要臉,好好說非不聽是吧。
我告訴你,這不是讓你選擇。
不聽,就給我還債!」
   「還不起就去賣血,去當保姆,老老實實把大老闆陪好!
不然,老子今晚就讓你家醜丫頭爛死在屋裡!」
   「不要!
救命啊!」
    張玲慘叫着,拚命掙扎,可是力氣不夠!
她喊救命,可旁邊的圍觀群眾,指指點點卻沒有一個人上來幫她!
她只能死死的抓着車門,絕望又無助!
    蘇岩遠遠的看着這一幕,有一股名為憤怒的情緒,在他胸腔里燒。
    他對張玲沒什麼感情不假,但他是個人,看不慣別人這麼欺良逼娼!
「囡囡,在這等我!」
    說完,他轉身,抄起路邊攤上一個鐵勺,直接大步流星走了過去!
    掄起鐵勺,就砸了上去。
「你大爺!」
    李愛軍「嗷呶」一聲慘叫,「媽的!
你這個廢物,竟然敢打我?

信不信我把你送進去!」
「去啊!
光天化日強搶民女,我倒要看看誰先進去。」
李愛軍聽到蘇岩的話,臉上露出嘲諷和不屑的表情。
說道「你哪隻眼睛看我搶了,我這是在要債。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欠你多少?」
「兩百塊!
現在一個月過去了,連本帶利兩百五。」
李愛軍趾高氣昂。
「好,這錢我會還你雙倍!」
李愛軍愣了一下,旋即喜上眉梢,爬起身朝着周圍招收喊道「在場的可都要給我作證,他說還我雙倍!」
蘇岩眼神里透出兇狠,掄起半截鐵勺狠狠的又砸在了同一個地方。
「你沒聽錯。
另一半,是你這條胳膊的醫藥費!」
咔嚓一聲,萬籟俱寂!
整條街的人都被蘇岩驚到了!
就連張玲也愣住了,她從來沒想到蘇岩竟然還有這麼英勇的一面。
   李愛軍慘叫着倒在地上,疼的哇哇慘叫!
  「你給老子等着!」
李愛軍滿臉通紅,一半是氣的,一半是疼的。
「我是廠里的辦公室主壬,你打了我,我讓你們連工作都沒......」 他嘴裏叫囂的厲害,可當看到蘇岩低頭撿起地上的鐵勺時,所有的囂張全都啞在了嗓子里,不敢出聲。
    蘇岩冷笑一聲,表情狠戾。
「主壬算個屁啊!
老子牛逼的時候,主壬在我眼裡就是個狗爬的。」
  「現在蘇家有男人了!
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我全都接着。
但再讓我看到你欺負女人,孩子,下次就不是打斷你手這麼簡單了!」
   說完,蘇岩把去張玲扶起,發現她小腿處擦傷的全是血,索性直接抱在了懷裡。
   感受到張玲身子還在顫抖,蘇岩安慰道。
「別怕,有我在,沒事了。」
    說完,扭頭看了眼一臉怨毒的李愛軍。
「辦公室主壬,很牛逼么?」
    他邁開腳,抬頭看了一眼,裝了個B。
「秋天快來了,那你準備下崗吧。」
    說完,抱着張玲就回去。
    囡囡跟在後面,月光落在他們身上,將影子拉長,乍看還真像一家人。
    張玲看着,眼眶忽然就眼熱了,想哭。
    一路沉默到家,蘇岩把張玲放在沙發上,轉身開始找東西。
張玲一看他那動作,就眼淚吧嗒掉下來,心如死灰的躺在沙發上。
   「別找了!」
   「家裡真的沒錢了。
上次借來的錢,已經被你拿去輸光了。
現在就連最後換藥的錢,也被李愛軍搶走了。」
   「別說手術費了,現在連明天吃飯的錢都沒了。
你卻還想着賭......」

《浪子如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