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閃婚大佬太腹黑
閃婚大佬太腹黑 連載中

閃婚大佬太腹黑

來源:google 作者:八方進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疏 湛寒霆

她是雲城的第一千金,卻在婚宴當天被人拋棄,為了自己與家人的臉面,她轉身嫁給了個殘展開

《閃婚大佬太腹黑》章節試讀:

湛寒霆沉下眼,攥住姜疏的手腕,勾住她的腰肢,將她拉入自己懷中。
姜疏跌坐在湛寒霆的腿上,他抬手挑起姜疏的下巴,對視着女人美的驚心動魄的雙眸,他問「不後悔?」
姜疏笑的嫵媚,杏眸微微挑起,美的勾魂,她嗓音清清涼涼的,臂彎勾住他的脖頸,撩人的很。
「這話該我問你才對。」
「怎麼說?」
湛寒霆眯眼。
「雖然你殘廢,長得也一般,可畢竟身份家世放在這兒,反倒是我......」姜疏雙臂摟緊他的脖頸,往前貼了貼,像個小妖精似的,問「空有一副好皮囊,卻一無所有,你不嫌棄?」
湛寒霆靜靜的聽着姜疏的話。
嗬......說他殘廢,長得也一般。
說她自己,空有一副好皮囊。
嗯......屬實。
「明天早上八點,民政局見。」
他說。
姜疏莞爾,「不去是哈士奇!」
「嗯,是阿拉斯加也行。」
他淡淡回應。
姜疏臉上掛着淺淺的笑意,湛寒霆的回答,她莫名喜歡。
「老公,愛你。」
姜疏幫湛寒霆整理了一下襯衫領帶,又在他的臉頰輕輕吻了一下,而後離去。
湛寒霆看着那抹離去的身影,修長好看的指尖落在被她吻過的地方,嘴角緩緩揚起,眼神炙熱又腹黑。
大小姐,這可是你主動送上門的...... 姜疏再換了衣服出來時,並沒有看到湛寒霆。
這麼快就走了?
他剛才答應的那麼乾脆,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正思考時,忽然有一群記者逼近,來勢洶洶。
「姜小姐,您說要嫁給湛三少!
是認真的還是在和沈長青慪氣?」
「還慪氣的話,是不是變相證明您還在愛沈長青呢?」
姜疏看向眼前的人群,心尖一跳。
她確實到現在都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畢竟從沈長青八歲那年來到她家,她便被他深深吸引。
可你若問,還愛他嗎?
那她只想笑着問一句,「愛什麼,愛他讓我家破人亡,愛他是三條腿的蛤蟆嗎?」
記者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憋着笑。
三條腿的蛤蟆?
夠狠的。
「姜小姐,你明天真的會去和湛寒霆領證嗎?」
「如果明天湛寒霆沒來,那你可就成了全國人的笑話了,二手貨的名聲可不好聽啊——」 「閃婚閃離,姜小姐是心疼我們媒體人,打算給我們多來點素材嗎?」
人們對視一眼,忽然一陣笑聲,在長廊里顯得格外刺耳。
他們笑的張狂,姜疏望着他們,任由麥克風懟臉,尖銳的問題不停落入耳底。
她一分都笑不出來。
以前採訪時,她但凡臉色冷一下,他們立刻就會閉上嘴,現在不同了。
看來,明天不去也得去了。
她調整心態,衝著攝像頭隨意撩撥頭髮,一舉一動之間,搖曳生姿,美又驚艷「老公,我們明天民政局見。」
不管湛寒霆為什麼同意娶自己,現在,她希望湛寒霆不要不識好歹。
他若不去,她就去湛家抓他去!
...... 第二天,民政局。
姜疏身着一條素色長裙靜靜的倚在牆邊,黑髮順着臉頰落下來,陽光落在她的身上,有一種平凡的美好。
時間定格在十點,烈日當頭下,姜疏被曬得有些不耐煩了。
今天民政局門口格外熱鬧,停了不少狗仔的車,全都是來看她笑話的。
最後十分鐘,湛寒霆若不來,她定衝去湛家要人!
不遠處,黑色奔馳的車窗緩緩落下。
葉江輕聲提醒,「湛爺,姜小姐都等兩個小時了。」
「很久嗎?」
湛寒霆轉動扳指,深邃的眸光落在姜疏的身上。
比起他當年等的時間,兩個小時算什麼?
葉江往後看了一眼自家爺,不敢作聲。
「小疏?」
耳邊忽然傳來一道試探的聲音。
姜疏抬起頭,看到了眼前的來人。
那人一條白色裙子,栗色捲髮披散身後,笑起來溫婉可人。
那是一個化成灰姜疏都認識的人——慕婉兒!
「小疏,真是你啊,我還以為我看錯了。」
說話間,還拉起了姜疏的手,一副好姐妹的模樣,擔心的問「昨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疏疏,你還好么?」
姜疏真是佩服這個女人,搶走了她的男人,害得她差點家破人亡,如今竟然還能當什麼事兒沒發生一樣拉起她的手問她還好么?

她好不好她看不出來嗎?
姜疏厭惡的看着慕婉兒,一把將她推開,「少噁心我了。」
與此同時,背後傳來了沈長青的聲音「婉兒——」 慕婉兒眼眸一沉,瞬間捂住肚子倒在了地上,她哽咽的叫着「疏疏......」 「姜疏,你幹什麼!」
沈長青更是大步流星的走過來,毫不客氣的推了姜疏一把,扶住了慕婉兒。
姜疏踉蹌後退,看着沈長青細心呵護慕婉兒,心裏刺痛。
男人抬起頭,那張曾對她說出許多承諾,紳士溫潤的臉,充滿厭恨的罵著她「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惡毒?
她懷孕了你知不知道?
孩子如果出什麼事兒,你付得起責任嗎?
!」
姜疏本憤怒的表情緩緩變成了震驚。
懷孕?
慕婉兒紅着眼睛往沈長青的懷裡躲去,手扶着小腹,嘴裏說著「長青哥哥,你不要怪小疏,她只是心情不好。」
「她心情不好就能這樣對你嗎?」
沈長青惱火不已。
慕婉兒搖搖頭,梨花帶雨似的說著「小疏,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瞞着你的。
我還和長青哥哥說,等寶寶生下來,認你做乾媽呢!」
姜疏的心猛地跳躍,腳下都跟着軟了。
是誰曾告訴她,沈長青因為自己寄人籬下的原因,不喜歡小孩的?
難道不是慕婉兒嗎?
她當初竟然傻乎乎的,生怕讓沈長青難過,甚至有了結婚後就丁克的打算......慕婉兒還極度支持。
如今,慕婉兒卻懷孕了?
慕婉兒偷偷看了一眼姜疏那張崩潰的臉,心裏得意。
姜疏確實要崩潰了。
她差點因為慕婉兒的話失去了一個女人擁有小孩的權利...... 搶了她男人,懷了孕,還讓她做乾媽?
這難道不是存心噁心她嗎?
她真是瞎的徹底才會被這對狗男女耍的團團轉!
「慕婉兒,你真令人噁心!」
姜疏的咬着牙,冷笑諷刺。
「我看噁心的是你吧!」
沈長立刻站出來青替慕婉兒說話。
姜疏的目光落在沈長青的臉上,他眼底的諷刺和不屑就快溢出來了。
「婉兒至始至終沒說你一句不是吧?
你看看你現在的嘴臉,和一個怨婦有什麼區別?」
姜疏的臉漲紅,怨婦?

慕婉兒拉住沈長青的胳膊,示意沈長青別說了,並紅着眼眶和姜疏道歉,「疏疏,對不起......你別生我們的氣......」 姜疏的目光卻始終盯着沈長青,為了保護慕婉兒,他還真是什麼惡毒的話都說得出來!
沈長青心疼的摟住慕婉兒,不顧姜疏的情緒,繼續怒罵姜疏。
「看到你和婉兒的區別了嗎?
她會道歉,不像你,從不低頭!
你現在連給婉兒提鞋都不配!」

《閃婚大佬太腹黑》章節目錄: